農民日報: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發表時間:2019/8/9 20:42:20  
市場在變,我們的誠信永遠不會變!

1 斷崖式下跌?是,也不是!

有媒體報道,從五一開始,武漢新一批的小龍蝦大量上市,出水統貨價連續經歷了頭斬、腰斬、腿斬,一路從每斤60多元跌到6元,用媒體同行的話來講,叫做“斷崖式下跌”“跳水”以及“暴跌”。湖北是全國最大的小龍蝦主產區,千湖之省的小龍蝦價格,一直是中國、乃至全球的晴雨表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來源:攝圖網

蝦谷360是目前中國最大的小龍蝦線上交易平臺,據其提供的報價顯示,6月28日這天,武漢市面上銷售量最大的4~6錢小龍蝦,每斤價格是13元,而這一數字在56天前是28元,15天前是12元。

東西少,它就賣得貴,東西多,它就便宜,市場經濟規律放之四海皆準。全國95%的小龍蝦是稻田蝦,只能在5~6月水稻播種前集中上市,且需要及時被消費掉,所以每年的這個時候,價格都是最低的,這是一種周期性的下跌,是正常的類期貨表現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往年全國小龍蝦市場批發價格走勢圖。

來源:2017中國小龍蝦產業發展報告

-2014年小龍蝦批發價最低為每斤15元

-2017年小龍蝦批發價最低為每斤18.4元

-2018年潛江4~6錢紅蝦批發價最低為每斤14元

-2019年潛江4~6錢紅蝦批發價最低為每斤14元

一般來講,小龍蝦的產量高峰出現在5~6月,但消費高峰卻出現在6~10月,尤其是今年天熱得晚,真正的消費旺季還沒有到來,盡管目前出貨量嚴重超過消費量,所以價格會下降。但后期也有可能會出現供應不足的問題,價格預計會有一定漲幅。

季節性,向來是小龍蝦行業無法打破的“金科玉律”。從業者也有著清楚的認知——做小龍蝦生意,向來是4個月賺、4個月平、4個月虧的節奏,這種V字型的價格波動,不會缺席任何一個夏天。

只是今年的V大概是個深V,懂行的人并不覺得吃驚。據業內人士透露,由于春季天氣較冷,今年的小龍蝦小蝦多、大蝦少,9錢以上的“炮頭”價格并沒有比去年跌多少,品質好的湖蝦也還沒有上市,預期價格也不會低。

總的來看,如果拿5~6月的價格去跟3~4月的相比,確是斷崖式的下跌,而且在過去幾年中,這種斷崖年年都有。但從環比來看,“斷崖”兩個字是萬萬使不得的。

沒了世界杯,小龍蝦產業要涼涼了?

其實,小龍蝦和豬肉、雞蛋和大蒜沒什么兩樣,都有它的脾氣。蝦周期的魔力轉圈圈,轉暈了產業外的旁觀者,他們掀起一股哭喪式的情緒,甚至動搖了蝦農和產業從業者。

有部分蝦農今年是第一次收獲,或是增加產量后的第一次收獲。他們由于養殖技術不成熟,外加今年春天溫度較低,產量和面積的增加不太同步,前期蝦苗增加的成本不能被充分化解。在全國最大的小龍蝦養殖縣監利縣,有人預測,今年60%的散戶可能會虧本。

經歷了去年世界杯期間的全民狂歡,行業內的養殖規模、收購意愿都達到了一個頂峰,各方摩拳擦掌,準備再創輝煌。面對這一波價格的下跌,不理智的人卻覺得,離開了網紅經濟的風口,小龍蝦產業要涼了。而理智的人會認為,小龍蝦產業正在回歸冷靜,或者說回歸一種良性的發展。

其實近幾年,小龍蝦產業都是坐著火箭唱著歌的。2007~2016年的養殖產量增加了221%,2018年的養殖規模同比增加了1000萬畝左右。在產值方面,最初產值不到1000億元,到2018年預計將達到3500億元,這個數字高于塞爾維亞2018全年的GDP,如果放在全球GDP排名中,可以位列第87名。

我們且從產業鏈來看,小龍蝦到底會不會涼。

在一產方面,盡管目前價格走低,但不少養殖戶還是動了腦筋的。以江蘇盱眙為例,基于養殖經驗的豐富,一個農場的小龍蝦畝產量從150斤增至280斤,品質也好,每斤還能比市場價高2~3元。除了做常規的稻蝦共作,這個農場還專門拿出了100畝做龍蝦養殖,避免了和水稻搶時間,從而實現錯峰銷售。此外,近幾年小龍蝦養殖規模飛速擴張,相配套的,高峰期每斤蝦苗能賣到30~40元,有不少蝦農依靠賣蝦苗走向了人生巔峰。

在湖北潛江,有一些養蝦“老司機”,帶著自己的技術,到江蘇、江西去,就像當年帶著種大棚菜技術出門闖蕩的壽光人一樣,1個人就可以管理很大面積的蝦田,帶蝦苗、帶徒弟,有些還實現了技術入股,一年下來收益很好。

在二產方面,小龍蝦的貨源穩定壓倒一切。據業內人士分析,小龍蝦市場有著現金交易的傳統,想要在價格最低時瘋狂買夠一年的量,就需要巨大的現金流。2018年,創業者和資本不約而同看上了小龍蝦這塊“肥肉”,資本的大量涌入,提高了加工企業的收蝦力。而下一步,是做活蝦還是做熟蝦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回答。

一個小龍蝦行業,也是一座圍城。安井食品、美好置業、國聯水產……越來越多行業外部的看客陸續入局,優先選擇劃地建廠,搞養殖和深加工。但是也應該看到,今年各方資本對待小龍蝦已經趨于冷靜,也存在部分小龍蝦項目再未有新的融資進展。

與資本市場的冷靜不同,電商平臺對供應鏈上游的追求反而猛烈起來。全國80%的小龍蝦加工量聚集在江漢平原,每日優鮮、蘇寧等已經在小龍蝦的原產地布局,在當地生產、分揀、加工。每日優鮮在洪湖建立了直采基地,蘇寧在荊州建立了4000畝的小龍蝦合作基地。目前在蘇寧易購,消費者可以任意選擇購買活蝦或冷凍蝦,而據近兩年的數據顯示,消費者對冷凍蝦的認可度正在不斷提高,被加工成各種口味的熟蝦正在被廣泛接受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部分小龍蝦項目融資情況來源:CVsource投中數據

在三產方面,數據顯示,2016年7月全國小龍蝦店超過 1.76 萬家,是當時肯德基中國門店數量的3倍,2015~2018年,深圳大眾點評上的小龍蝦商家從13家增長到3541家。不僅是餐廳的數量,從事小龍蝦餐飲的“大師傅”也迎來了“新時代”。今年6月27日,潛江的小龍蝦專科學院迎來了第一批畢業生,他們其中不少在4月份就已經簽訂了工作協議,通過實習期后,底薪能達到1萬元。

與此同時,小龍蝦外賣也開始發力,勢頭猛烈似乎要“改天換日”。據美團發布的《小龍蝦消費大數據報告》顯示,2018年用戶在美團平臺消費了約4.5萬噸小龍蝦,如果將這些小龍蝦首尾相連,總長度可以繞赤道將近3圈。而在今年618期間,蘇寧易購全渠道小龍蝦銷售同比增長387%,龍蝦啤酒組合訂單增長超過324%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美團《小龍蝦消費大數據報告》

小龍蝦一二三產業之間,存在著一種奇妙的能量守恒,波動也是正常的市場反應。但我們也應該清醒一點,小龍蝦市場不可能永遠飛速增長,市場也不可能無限大,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,說小龍蝦要涼了,還為時尚早。

為啥批發價再低,到餐館吃還是貴?

我們當然有理由認為,小龍蝦批發價低了,就可以趁這個時候實現一把小龍蝦自由。但當你真正到餐館去的時候,就會發現菜單上的價格和往年相比,并沒有什么可喜的變化。一邊是蝦農叫苦,一邊是餐館賣慘,到底是哪些中間商在賺差價?

有人曾說,農產品的利潤大多被中間環節吞噬了,農戶賺得不多,面對消費者時價格又太高,為什么不能減少中間環節呢?那我們就拿小龍蝦來看看是否行得通。

以潛江的小龍蝦為例,養殖戶是沒有時間和精力來做分揀的,并且運動員也不能做裁判員,蝦農的供貨標準不一致,只能由收購商統一收購。不論這一桶是紅蝦還是青蝦、大蝦還是小蝦,一桶就是一個價,現金交易、錢貨兩訖、一錘子買賣,對大家都好。當小龍蝦被拉走做完分級以后,才可以說它是真正意義上開始進入流通環節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小龍蝦最熱門的運輸線路來源:滿幫

在流通環節,小龍蝦對于物流的要求極高,活蝦必須有嚴格的冷鏈保障,壞損率也很高,這對于蝦農來說,恐怕是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。在潛江小龍蝦交易中心,物流專車定點發車,在司機師傅風雨兼程中,全國300多個城市可以實現小龍蝦次日達。

加工就更不用提了,坊間一直流傳著小龍蝦會導致腎衰竭等各類謠傳,術業有專攻,專業的超聲波清洗和液氮保存技術,只有規模企業才可以做到。或者說,借助工廠的規模化,才可能有效降低小龍蝦價格,并為行業趟出更多的新玩法。

我們再回到餐桌上來,說說餐廳的小龍蝦價格為什么沒降下來。

首先,小龍蝦的批發價只在5~6月份處在低位上,而一個餐廳的營業時間則要從3月持續到11月,也就是說,在這個餐廳80%的營業時間,蝦的成本都是高的,他們往往是用這兩個月,來拉高全年的收益。

其次,就是目前一個餐廳的運營成本,也在逐年上升。租金、用工、用水、用電……有些餐館在3月臨開市前,才剛剛招到了服務員。假設貨源再出現某些問題,老板怕是要哭著關門了。

第三,是小龍蝦餐飲行業結構的多樣化。之前的小龍蝦堂食多依托于大排檔,以及專做小龍蝦的餐館,而近幾年來,各類餐館都在自己菜單里添加了一道小龍蝦,海底撈、燒烤店甚至連日料點都在賣小龍蝦。蛋糕就這么大,每人都想分一杯羹,小龍蝦餐飲自然沒有以前好做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最后,就是外賣對于堂食的沖擊。以往的小龍蝦消費,多是一種社交消費,消費者圍坐在一起,滿手的湯汁終于讓他們找到了不能扣手機的理由。但是小龍蝦外賣提供了另一種選擇,不用去排隊,隨時隨地,在家就可以吃,各種口味都可以吃,一個人也可以吃,有些甚至買活蝦回來自己做,消費成本還低于堂食,頻次自然就高。家庭消費不但分了堂食消費的貨源,還搶占了堂食的收益。

下一屆世界杯來臨前,小龍蝦產業該咋辦?

小龍蝦產業的生存不能只靠4年一度的世界杯,而需要整個產業共同的努力。

在養殖環節,說白了就是千方百計錯峰生產,打破供求矛盾的季節性。從地域上來講,目前沉淀下來的小龍蝦主產區都在長江中下游一代,在政府的引導下,湖北一些縣區的養殖者已經開始向云貴、海南轉移,在當地建設養殖基地,利用更好的水熱條件,實現反季節生產。

在養殖模式上,除了傳統的水稻+小龍蝦外,目前蓮藕+小龍蝦、菱角+小龍蝦、螃蟹+小龍蝦等養殖模式也陸陸續續出現,如果模式成熟,不僅可以避免和水稻搶時間,還能躲開小龍蝦的5月病“魔咒”,過于集中上市的尷尬也能夠被破除。

除了打時間差,另外一條路就是走品質路線。從今年的情況來看,高品質的小龍蝦能夠有效抵消一部分市場風險。做湖蝦是一個路子,上市時間晚,且肉質好,市場認可度較高。但目前環保的要求嚴格,保護水源地與擴大湖蝦養殖面積是相悖的,實施起來比較難。

還有一個路子,就是做好稻蝦的技術體系標準。什么時候投放蝦苗,水質、水草該怎樣管理,飼料應該怎樣選擇……近兩年市場瘋狂的擴張,盡管吸納了新的養殖者,但并沒有給予他們相應的培訓和指導,往往是隔壁干啥我干啥,養殖技術參差不齊。這個時候,不僅需要中下游企業的引導,更需要政府的指導,在小龍蝦養殖區域適當扶植養殖大戶,大戶幫小戶、大戶帶小戶,共同提高養殖技術水平,提高小龍蝦品質。

除了養殖環節的標準化,在流通環節上,小龍蝦分級的標準化、物流的標準化、區域公用品牌的建設,都是調整產業結構、讓小龍蝦產業取得真經的法寶。

小龍蝦產業保命指南

要做的太多了,多說無益。

最后,附贈一句小龍蝦產業的保命箴言——只有讓小龍蝦從網紅產品變成日常消費品,滿足吃貨的自由,這個產業才能歷經大風大浪,保持“性命無憂”。


(農民日報·中國農網記者李文博、樂明凱亦對本文有貢獻)

(作者 | 王巖)

"水花魚"微信公眾帳號和頭條號將會定期向你推送本號信息將為你精誠服務!

查看評論[0]文章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