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民日報:豬場為啥命途多舛?禁豬令!被逼遷的豬場!

發表時間:2019/9/10 20:18:02  來源:農民日報  
西南漁業網秉承:求是務實不誤導不夸大不炒作!水產專業網站為您提供優質服務!
市場在變,我們的誠信永遠不會變!
豬場為啥命途多舛?2019年,注定是我國生豬產業不平凡的一年

最近大家都在說豬價的事,這讓我想到了2011年的一次采訪。

在中國的生豬產業年鑒上,2011年也是一個特殊的年頭。

2011年6月17日數據顯示,全國出欄肉豬均價達18.54元/公斤,2010年同期為9.57元/公斤,同比漲幅達93.73%,豬肉價達28元/公斤,去年同期15.21元/公斤,同比漲84.09%。

這可是八年前的價格。想想那個時候北京的房價是多少。我們或者就能對現在的豬肉價格釋然了吧!

頻頻上漲的豬價,使眾多的養殖場戶收益不少。不過可惜,我們所采訪的這家豬場,日子卻并不好過。

被逼遷的豬場

該公司位于廣東省某縣的種豬場,從2004年建成后,頻頻因為土地和環保“問題”被當地政府強征高額稅費。

2006年5月,縣國土資源局指控其未經批準占用土地,罰金48萬元;同年5月和9月,縣兩次下發納稅通知,要求繳納耕地占用稅和契稅合計268萬余元;2007年10月,鎮領導口頭通知要求企業停產;2008年1月,縣環保局下發“限期整治通知書”……

豬場為啥命途多舛?2019年,注定是我國生豬產業不平凡的一年

甚至有當地村民在授意之下,對豬場挖土堵路。就在記者采訪的當天,就遇到村民開著挖掘機,把進出豬場的唯一一條道路,用幾個大土堆堵死。

諷刺的是,就在堵路現場,還立著該鎮政府的一塊告示牌:“未經豬場管理人員許可,任何人不得進入種豬場范圍;凡不聽勸阻,屢教不改者,即視為蓄意破壞行為;凡盜竊、破壞種豬場財物,將交由公安司法機關從嚴懲處。”

被當地政府及村民如此“刁難”,這個養豬場是否真有問題呢?

事實上,這并不是一個普通的養豬場,而是一家種豬場,也是原農業部確定的全國24家種豬核心育種場之一,是國家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,在業內有著響亮的名號。

該場就在不久前,還獲得由中國畜牧業協會評選的2010年全國百強種豬優秀企業稱號,承擔著原種豬育種推廣、豬肉儲備和為世界性運動會提供豬肉產品的重大任務,其從選址建設到環保排污都嚴格符合標準。

但就是這樣一家從技術到裝備在行業內都屬于領先的種豬場,從設立之日起,在當地就始終處于很尷尬的生存境地,乃至最終面臨著被逼遷關停的命運。

當時,這件事情對于行業內的震動是非常大的。記者采訪時,中國畜牧業協會一位常務副會長說:“如果這樣一個豬場尚且被關閉,那全國大部分的豬場都將面臨巨大的生存危機,對我國的養豬行業將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。”

這句話,至今言猶在耳。

十年前的禁豬令

這并不是一個特例。

記者去采訪的兩個月前,位于山東某地同樣是全國24家國家生豬核心育種場之一的某原種豬場,場區前的公共泄洪渠道被人為填堵,造成育種基地的辦公樓、生產區及警衛室等均在大雨后被淹沒,部分原種豬死亡,上千萬元的進口設備被淹損毀。

豬場為啥命途多舛?2019年,注定是我國生豬產業不平凡的一年

就在記者采訪一個月后,前述公司位于廣東省又一市的養豬場被當地環保部門開出30萬元的罰單。

近兩年,大家對于一些地方以環保之名將養豬場“一關了之”“一禁了之”印象深刻,但其實早在十年前,有關養豬行業的環保禁入門檻就已經比比皆是。尤其是在沿海發達地區,這一現象更為明顯。

2007年,廣東省東莞市下達“禁豬令”,從2009年1月1日起,全市范圍內停止所有生豬養殖活動,養豬場“發現一個、清理一個、查處一個”。

2009年9月,福建省沙縣以沙縣流域水環境畜禽養殖業污染專項整治為由,對區域內幾十所養豬場進行強制拆除,不給安置新的搬遷地點,只給最高每平方米170元的補助,養豬戶生活陷入困境。

2011年編制完成的《深圳市人居環境保護與建設“十二五”規劃》(報審稿)顯示,2012年前關停深圳河、觀瀾河、龍崗河、坪山河等重點流域內的畜禽禁養區域內的所有養殖場。2015年前,全面清退區域內的畜禽養殖企業……

要金山銀山,也要綠水青山。加強環保要求,本就是發展的題中之意。但是,縱觀各地諸多因“禁豬令”受到沖擊的,不僅有散養戶,更不乏一些嚴格排污標準、環保要求的規模化養豬場。

養豬場主們往往有口難言:很多地方以污染為名強拆豬場,并沒有出具權威的檢測證明;有的地區雖然有證明,但是適用的標準明顯有誤,對企業并不公平。

對此,中央政策和相關部門的規定,是有清楚的要求和說明的。2007年,國土資源部和農業部聯合下發的《關于促進規模化畜禽養殖有關用地政策通知》規定,各地在土地整理和新農村建設中,可以充分考慮規模化畜禽養殖的需要,預留用地空間,提供用地條件。任何地方不得以新農村建設或整治環境為由,禁止和限制規模化畜禽養殖。

2017年下發的《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的意見》,也明確提出三點原則:一是不該禁養的不能禁。要科學劃定禁養區,防止盲目擴大禁養范圍。二是該禁的要堅決禁,但要給予合理補償。三是支持養殖場戶轉型升級,實現綠色發展。

可見,中央的精神和要求從來都是一以貫之的:統籌兼顧、有序推進;獎懲并舉、疏堵結合。正確處理好環境保護和產業發展的關系,而不是簡單地“一禁了之”。

不受待見的養豬業

可是在實踐中,這依然阻止不了養豬業成為“最不受歡迎的產業”。

囿于對養豬業的傳統認識,人們潛意識中,一直把養豬產業與臟亂差劃等號。隨著工業化推進,養豬場常被迫給工業項目讓地,甚至有的工業項目污染更為嚴重,但豬場也要搬遷。

近年來,隨著生態環境保護力度的提升,國家相關行業主管部門也不斷加大對于標準化養豬場的扶持力度,通過政策和資金的支持,引導養殖場戶發展種養循環、提升糞污資源化利用的能力,以實現生產和環境的協調發展。但即使是現代化的養豬場,也擺脫不了“厭惡型”產業的名頭。

養豬場為什么這么不受待見呢?環保壓力或者只是其中之一。“根源是因為養豬業不能帶來稅收,無法創造政績。”一位養豬場的負責人這樣說。

按照《企業所得稅法》的相關規定,養豬場屬于免稅企業,這樣就對當地財政沒有直接貢獻;其次,養豬業也不屬于勞動密集型企業,不能為當地解決富余勞動力;另外,國家給予養豬企業補貼,地方還要承擔配套的任務,還得拿錢出來;當地一旦發生嚴重的動物疫情和食品安全事件,地方政府要承擔責任。加之養殖業難免帶來環保壓力,地方政府不歡迎也就不足為奇。

山東省某原種豬場負責人清楚地記得,當地一位領導曾對他說:“你那個豬場,除了臭味啥也給我們帶不來。”這也許是不少地方政府的普遍心態。以至于有些企業甚至希望協會向有關部門呼吁,能否取消豬場不納稅的優惠,以納稅換取生存。

環保之外還有土地。這都是懸在規模化養殖場頭上的“達摩克里斯之劍”——沒有土地,養豬場就無法開建;即使拿到了地,也常常要面臨諸多似是而非的環保問題,要想正常進行工商注冊更是難上加難。

市場是最好的晴雨表。2011年年初以來,豬價一路狂飆,創下來了2008年以來的新高。同年7月27日,國務院辦公廳下發《關于促進生豬生產平穩健康持續發展、防止市場供應和價格大幅波動的通知》。

文件提出,要“按照保持政策措施連續性、穩定性,增強市場調控前瞻性、準確性、有效性的總體要求,抓好落實工作,進一步強化‘菜籃子’市長負責制,著力構建防止價格大起大落、生產大上大下的長效機制,減緩生豬市場的周期性波動,促進生豬生產平穩健康持續發展。”

養豬者的春天

八年過去了。這期間,我們經歷了豬價的幾輪起落,迎來送走了一個又一個的“豬周期”,還見識了“AI養豬”,“給豬刷臉”等互聯網養豬的興起,以及對養豬行業各地越來越嚴格的環保和用地準入。

豬場為啥命途多舛?2019年,注定是我國生豬產業不平凡的一年

2019年9月,豬價又一次攀上了高峰。

歷史并沒有什么意外之處。造成這一輪肉價上漲的原因很復雜,非洲豬瘟疫情是其中一個因素。此前部分地區盲目擴大生豬禁養限養區域,加大土地限制,對養殖企業抽貸限貸,早已經把天平壓彎了。

危機也是轉機。當保障豬肉供應成為當前“三農”工作最迫切的任務之一,這給備受打擊的生豬產業發展帶來了新的契機。

為了保供給、穩物價,8月31日以來,農業農村部會同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、自然資源部、生態環境部、交通運輸部、銀保監會等中央部門密集發文,推出了一系列支持生豬生產的政策舉措,全方位發力。

9月4日,自然資源部印發通知,明確生豬養殖用地作為設施農用地,按農用地管理,不需辦理建設用地審批手續。允許生豬養殖用地使用一般耕地,作為養殖用途不需耕地占補平衡。增加附屬設施用地規模,取消15畝上限規定,保障生豬養殖生產的廢棄物處理等設施用地需要。

9月5日,生態環境部、農業農村部聯合發文,要求規范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和管理,促進生豬生產發展。堅決、迅速取消超出法律法規的禁養規定和超劃的禁養區。除相關人口集中區域及法律法規規定的其他禁止養殖區域之外,不得劃定禁養區。對確需關閉的養殖場戶,給予合理過渡期。

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印發《關于加大農機購置補貼力度支持生豬生產發展的通知》,就優化農機購置補貼機具種類范圍,支持生豬養殖場(戶)購置自動飼喂、環境控制、疫病防控、廢棄物處理等農機裝備作出部署……

地方上也行動起來,養豬者們有興奮,有唏噓,有憧憬。

有人說:養豬者的春天來了。

但是,也有人不喜歡“春天”這個提法。四季有更替,而支持生豬產業發展不應只是應急之策,養豬者們希望好日子、好政策能一直持續下去。

人們相信,在中央高度重視下,在多方共同努力下,我們一定能夠打贏這場生豬穩產保供之戰。

那么,不妨從現在開始,把目光放得更遠一些,也能多考慮一下打贏之后的事情。

發展生豬生產、穩定市場供應的主要責任在地方政府,改變他們對于生豬產業的選擇性偏好,非一時之功。

二師兄的肉永遠不可能比師父值錢,如何保持生豬產業發展的政策措施連續性、穩定性,增強市場調控前瞻性、準確性、有效性至關重要。

保供給、穩物價,保的既是供給,更是信心;穩的既是肉價,更是預期。人們期待著,在中國生豬產業年鑒上,2019年不只是因為暴漲的肉價而被記錄,更能成為一個重要的轉折點,為中國生豬產業開啟更健康發展的新坐標。

聲明:轉載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及時更正、刪除,謝謝

"水花魚"微信公眾帳號和頭條號將會定期向你推送本號信息將為你精誠服務!

查看評論[0]文章評論